您所在位置: 清风论坛 > 正文

著名航天工程专家戚发轫:每一个中国人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就是爱国

信息来源:纪委    发布日期:2017-03-09    被阅览数:1157


“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,为国防建设、为强国做奉献是我们一辈子的目标”


  问:您在大学学的是飞机制造专业,毕业后被分配去研制火箭;1968年,被“点将”参与研制东方红卫星;1992年,在您59岁时,又改行去做神舟飞船总设计师。您如何看待您职业生涯中的一次次转行与创业?


  戚发轫:我这一辈子工作的几次大的变动,都是根据国家需要。每次转行我都是坚决服从,其中的原因还得从历史说起。我1933年出生于辽宁,1945年之前在日本侵占的时候当过亡国奴,感到国家受人欺侮。1945年东北解放,1949年新中国成立,1950年就爆发抗美援朝战争,我又接近第一线。当时,志愿军的伤员从朝鲜乘船被送到大连,我们中学生参与运送伤员。这些伤员都是被美国飞机扫射、轰炸的,场面让人不忍直视,自己很受刺激,留下了刻骨铭心印象。


  国家不强盛,就会受人家的欺负。所以,那个时候我就下决心一定要为强国做点贡献。当时意识到造飞机可以强国,所以就立志一定要去学航空、造飞机,建设国防。


  抱着这样的愿望,我1952年到北京学航空。1957年大学毕业,当时国家成立了国防部第五研究院,很需要人,我就被分配到五院研制导弹和运载火箭。学的是航空,让我去搞导弹,但都是为了国防,所以我也没有什么犹豫。1968年,国家成立新的五院,又把我调去,之后就一直在五院搞卫星。


  到了1992年,国家立项搞载人飞船,确定飞船的工作由我们五院来做。那时我已经59岁了,我想应该由年轻人来担任总设计师。但当时有一个特殊情况,人才断层。经过实践锻炼的人,基本上都是我这么大的岁数。中间隔一段就是很年轻的人,他们学历很高,思维活跃,但是没经过实践的锻炼。最后领导还是希望我来任总设计师。


  当时我的顾虑确实还是比较多。一个是觉得岁数到了。第二个,载人航天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对可靠性、安全性要求特别高。我当年到过前苏联,看过人家的飞船发射。飞船发射之前,总设计师要跟航天员讲,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,你们一定能安全回来,最后还要签字。这个场面我印象非常深刻。当真正要我做飞船总设计师的时候,我就在想,将来送我们自己的航天员上天之前,我能说这句话吗,我能签这个字吗?这对我来说压力很大